(851)-

提到「廁所」,不免會讓人想起有趣的「廁所文學」。而所謂的「廁所文學」,它根本就上不了檯盤。可是在早年裡它曾風光一時,而且有段時間裡,它還受到相當的重視呢。之後它還在報端引起筆戰,並被構設為專題大大的討論一番哩。

然而不知道在何時是何原因?它卻又不知在何種情況下,突然無端的消失得無影無蹤?在過去的歲月之中,凡是與「廁所文學」有過一面之緣者,相信大家對它的印象一定深刻難忘。

所謂的「廁所文學」,名字聽起來十分曖昧不明。時至今日,它的餘緒依然餘波盪漾不歇。它不過是一些無聊人士,在廁所內牆壁上或者門板上,所留下來的塗鴉篇章,說它是文學似乎有點過分?

至於說它是好文筆的呈現,那卻又不見得如此。若是說它怎樣的不對,可又說不出它哪裡不對?總之,它是一種人類的另類文學,它是某些人之發表慾的表達方式。有人對它的反應認為它是佳作而趨之若鶩,有人對它則不屑一顧,並且還有濃濃的鄙視味道。

從前的廁所皆屬臨時附設,建造簡便房舍矮小光線不足。甚至最簡單者,僅於地面埋個大甕缸,埋立四根柱子圍以一層草簾,只需如廁之時不讓外人瞧見,可以遮風避雨就OK啦。這種廁所臭氣四溢且地點孤立,所以,任何人一眼就可認出它的身份來。

部隊裡的廁所是用木板隔間,底下則是一條水溝,每天由輪值之班兵。提水一桶一桶的沖洗水溝。這是屬於苦差事,輪到者莫不視為畏途。

這天我通信班上的同仁值班,我替他出公差清洗連上的三座廁所。當我將廁所門全打開之後,被木板牆壁上的塗鴉嚇一大跳。圖畫有之,文章有之,甚至還有圖文並茂之留筆。

印象中的第一間,牆上寫的是一首打油詩。其內容是這樣的寫著:「一陣風,一陣雨,一條香蕉落溝裡。」不用多費心就明白,留筆人是在吟詠「出恭」之事。文筆寫實又貼切,讀之令人都想發噱一笑。

第二間是一四框規格之漫畫,內容無非是一些低俗的妖精打架圖。附文寫得十分工整,但其內容則不堪閱讀。另有一間的廁所牆壁上,筆寫的是全篇的「長恨歌」。我不知道這位仁兄,在出恭之時為何有那麼多時間去寫它?

最後一間更為莫名其妙,牆壁上竟然寫個斗大「佛」字,字尾之筆劃特長,旁有小字則寫著:「佛者,出恭如也。」看了令人莞爾想笑。

學校裡的男生廁所髒亂不堪,即便是經常的清掃,也是無法保持清潔。白灰灰的石灰牆壁上,塗鴉一片狼籍不堪。其內容之粗俗不雅,令人不忍卒讀之。可是背面的女生廁所,凌亂骯髒也不遑多讓。

某日,湊巧遇上暑假前之大掃除。我陪著教務主任前去檢查,向來舉止正經八百的老教務主任,竟然被牆上之塗鴉氣得發昏十一章。修養極佳的老人家,忍不住也頻頻開口罵人。

啥事會惹得老人家發火?看個仔細讓人發現,嘿嘿!女厕牆壁上的塗鴉更甚於男廁。內容荒旦低俗難登大雅,滿牆白壁上裸男裸女不說,文詞內容更是大膽空前令人臉紅。我見教務主任非常生氣,所以匆匆檢查之後,迅速的便離開女廁。

那年夏季,十年一次的同學會在景美同學家的西餐廳舉行。年邁的教務主任也出席參加。席中我將往事提述一遍,害得他老人家滿臉通紅尷尬不已。

站立或蹲看廁所牆壁上的文字,環境惡臭蚊蠅嗡嗡干擾不休。然因遇上絕妙語句之時,總會讓人站立過久而鐵腿,或者蹲到雙腳麻痺而不自覺。

話雖如此,雙腳酸痛經常讓人久久無法移動,可是大夥對這種另類文學之欣賞總是樂而不疲。如今廁所皆已改用坐式抽水馬桶,燈光明亮環境舒服,從此再也見不到,那些圖文並茂的廁所文學啦。

在社會觀念裡,「廁所文學」不堪入目,而與它同樣受人鄙視者,那就是所謂的「善意的謊言」。在我個人觀念裏:「謊言就是謊言,豈能有善惡之分。」可是有人認為我的界定太嚴苛,還是將界限放寬點會好做事。然而固執的我一成不變,直到某日遇到窘局非說謊不可,這時才讓我體會到放寬界限之必要。

記得從小時候開始,無論在學校或在家裏,家長或老師都會勸導我們,「做人要誠實,千萬不可說謊話。」又說:「誠實昰做人的基本道理!」這是老阿嬤告誡家人之座右銘。

此話表面看似簡單,做起來卻不是容易。小時候的弟弟的長相本就不怎樣,卻常聽大人們說他是家中美男子。美其名叫做善意的謊言,但言不由衷總讓人覺得有點怪怪的。因為弟弟小時候的個子矮小雙眼瞇縫,怎麼看也不像是個美男子嘛。

某日我在讀著「木偶奇遇記」,見到作者描述主角木偶皮諾巧,每每書謊鼻子便會長長。我覺得又點好笑,心想:「這怎麼可能。」但是一回想這是小說寫法,真實人生不會有如此荒唐之可能,因此便一笑置之。可是死黨阿喜子卻認為可能,兩人時常爲此事爭辯得面紅耳赤。

某個星期日休假,我們兩人又為此事起了爭執。阿喜子是玩伴群中,被公認昰最喜歡說謊的人,於是我便單刀直入的問他,既然你堅持那麼你最愛說謊,為何你的鼻子沒有變長啊?這傢伙竟然理直氣壯的回我說:「因為我不是義大利人啊!」

他的老毛病又犯了,總愛用一些似是而非的歪理論,掩飾其行為不是之言行。其實,阿喜子這傢伙說謊之時,他的鼻翼總是不停的掀動,兩顆眼珠子也會骨碌亂轉漂浮不定。這個毛病我最清楚,每次依此去抓他的謊言絕對不會錯失。

說到阿喜子,卻又讓我想起另一個愛說謊話的阿村子。他是我家上屋洪家的三男,一條腸子通到肚子底。他的毛病愛說謊之外,他還是個十足的大嘴巴。我們一夥之間有任何秘密之事,只要經過他的耳朵聽到了,不消多久必然傳遍村子裏。

他的說謊技巧比阿喜子高竿,從頭到尾不著痕跡,人人都會信以為真。阿村子雖然愛說謊,可是他又不善於圓謊。他與阿喜子一樣,說謊時五官會有異樣表情出現。阿村子說謊之時,他會不停的用左手抓他的耳垂。有一回,我不小心將他的秘密公開出來,結果他有半年時間不和我說話。

我也曾經說過謊話,可是每次說謊都被母親抓包。我問母親為何知道我在說謊?她說:「很簡單,你每次說謊眼睛看著地面。我若不信再追問下去,你的反應昰吱吱唔唔,語調明顯的顫抖著。」

當我知道自己漏光之處深記於內心,並時刻提醒自已千萬不要露出缺陷。可是當我再度說謊之時,仍舊是敗在我的老毛病上。其實,說謊的毛病人人有,問題是您說謊之用意何在?

有人昰不得已而說謊,有人則為圓謊而說謊。有人昰為了防止洩密而說謊,但也有些人習慣就愛說謊。理由至少千百種不止,問題都是在說出違心違行之話語。

事實上說謊是一件很辛苦的事,當你說出一個謊話之後,就得再說一百個謊言來掩飾它。以此類推,形成幾何級數往上堆積,人類一輩子都得在謊言之中浮浮沉沉,思想起來那是多麼可怕之事啊!

如果有人振振有詞的說:「我的說謊,乃昰爲善意而說謊。」或者有人說:「我是不得不說謊的。」這些都是廢話,您會相信他所說的話嗎?姑且不論其說謊用意何在,善意也好惡意也罷。

個人認為:「不說謊是做人的基本要求,為人之道,還是以誠實不說謊的好。」這個道理很簡單,相信大家都很明白的道理,但是能做到者又有多少人呢?就連我自己也不敢打包票咧! [待續]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