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.門窗要關上(下)

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,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

版主: 妍音跳舞鯨魚ocoh

陰風怒號.鬼來了.快快回家關上門窗..
躲進家裏,就不用怕了,只要記得- 把門窗關上!
不能正眼注視,不要讓鬼知道你看得見!
不要試著與鬼對話,小心別讓鬼盯上你...
心裡的聲音這樣告訴她。

(五)見鬼
在某天,接近下午一時,艾莉莎來到一間經營不到數月便歇業的餐廳。
看著鐵捲門緩緩上升後,她扭開木門,在櫃檯邊的牆上摸索著電源開關。
一樓是用餐區。佈置簡單,白色明亮日光照著一樓滿室的餐桌椅,輕便的長方桌圓形椅。桌子上方還有垂掛式的長橢圓燈罩,在切換開關下亮起黃光,氣氛瞬變昏暗朦朧浪漫。再切回明亮的日光燈。
廚房在二樓。前面是間日照充足沒有傢俱的空房,中間是材料室,擺放很大有著一格格的兩層架子。中間和後面是相通的,後面有很大的冷東冰箱和瓦斯爐。
艾莉莎走上樓梯,經過中間略昏暗的房間門口,頭不轉眼睛直視前方,竟然...在眼周清楚看見裡邊低一層樓的黑暗處有個白衣長髮女鬼,她展開雙臂,像站手扶梯,也像武俠片裡的輕功那樣往前飛上。然後腦袋一片空白地走進了前面的空房。
剛剛那幕嚇得她僵直了身,從陽光照得明亮的前面房間馬上轉身快步走出,直往樓下走,走出店外,一刻也不想多停留。

*/*真的有鬼
我在高中畢業的前兩個月遇上奇人,那是實習和同學住在外面的時候。
那中年男子身材瘦削,眼睛黝黑不大卻充滿神秘且詭異之光彩。他經過我身邊時停下了腳步,突然伸出手要我把手放上給他看,我乖乖照做,因為他是長輩,是主管。
沒想到他竟咧嘴笑了,似乎看到了有趣的事,對我低聲說:「妳小時候看過鬼。」
我很驚訝,說道: 「你怎麼知道?我一直都不敢跟任何人說。」
他笑著說 :「妳手上有寫。」
看哪?寫在哪?我立刻盯著我的手猛瞧,當然是瞧不出什麼。他說完就邁步往前走去。
我當時不敢冒失追上去問心中很多的疑問,因為他平日不多話,沒有很多情緒顯露,整個人給我感覺...陰森、陰鬱,像不屬於這個平凡庸俗的世界,我害怕!
後來我聽說那個主管很厲害,很會算命,但不願意幫人算,他曾告訴我再遠的人再多的財寶都被他拒於門外。不願被世俗所打擾。
後來我非常幸運地不花一毛讓他幫我算了。
記得那晚,我吃完一碗飯難得覺得還餓破天荒的又添一碗。
那看過我手的主管坐在我的對面,也難得眉開眼笑的對我說:「難得看妳會再添飯,妳太瘦了,要多吃點,這樣吧...妳若吃贏我,我便回答妳心中的疑問。」
這千載難逢的機會讓我遇上了豈能放過!我吃完飽了又去添了半碗和著熱湯才勉強贏了他。然後他約我晚上8點在會客室見,我和一位要好的女同學一塊過去。
在不算很寬敞的會客室裏,擺放著一座大型的水族箱,裡面有一群在黑暗中閃著漂亮的藍螢光色悠遊的熱帶小魚,只亮著盞白色小燈和水族箱的燈光以及從簷廊窗戶灑落進來的光線,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是充滿神秘、陰森,和不可思議的詭異光芒。
他要了我的出生年月日時辰,接著開始微闔眼打坐。他很快渾身微微發抖著。
然後他不急不徐地說道: 「妳在9歲該夭折的,妳小時候看到的鬼是鬼差,因為妳過繼養父母改了姓換了名,以致鬼差無法將妳帶走便在窗口徘迴。」
我很驚恐,不知道是不是因此才會看到奶奶的靈體和那出現在餐廳的女鬼。常常感到不尋常的訊息,不管白天和黑夜,我頻繁地做惡夢,停留很久,感覺很真實。
房間裡的巨大明星海報和小幅明星畫像,只要大燈一關就會對我擠眉弄眼,皆已拿下丟棄,不敢再擺放任何會令我發毛的東西,包括娃娃。有時會有莫名其妙的微弱拍掌聲後來改變了像是用力丟擲的聲響。...
這篇"記得.門窗要關上"長篇小說有詳細紀錄了當時見鬼情況和可怕的夢境。很多真實+很多惡夢改編而成的小說。
為了尊重他個人隱私,我答應不說他的姓名和他所在的地點,請見諒。
透過簡短描述
大致呈現作者想說的真實回憶
若是有機會
可以再揣摩看看
有沒有想呈現的觀點、寓言和更深入想說的其他故事等等
每一段回憶在沉澱後
往往會有更精彩精粹發人省思的面貌

問好
跳舞鯨魚
結局出人意表
也頗為合情合理
文中包含了第三身和第一身敘事
因而造成了不必要的混亂
整體來說
整個故事有著不少填充和發揮的空間
作者是挺適合寫懸疑類的短篇

ocoh說
老師們好~ ocoh老師認為我不適合寫純愛小說(我的初戀男孩)嗎?那可是我的真情流露,卻被老師嫌棄.... T.T 哭
鄭序仙 寫:
週日 7月 12, 2020 3:48 pm
老師們好~ ocoh老師認為我不適合寫純愛小說(我的初戀男孩)嗎?那可是我的真情流露,卻被老師嫌棄.... T.T 哭
不是嫌棄的問題
是那部作品的敘事方式有點混亂
重新整理會有更好的效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