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良優和高筱屏一同出了巷子,兩人並肩走在深夜的暗路。

  「難得約人家出來……自己喝了一堆不說,還約這麼晚的時間……我媽咪也是會擔心的耶。」

  她在旁邊絮絮叨叨,過了許久,優搔了搔頭,「妳怎麼這麼吵?」

  「你還說,我可是接到電話立刻就出來了,都來不及跟我媽說清楚呢。」

  「那……不是妳先打給我的麼?」醉是有些醉,平良的記憶倒還沒斷片。

  「哎,是啊,」她慢慢地睨了他一眼,「那你回她電話了沒有?」

  「誰?」

  「我們班的大──小──姐,你的學生,」高筱屏拉長了聲音,「只是話說回來,你們之間的事,幹麼打到我這裡來呀……」她忍不住又嘟噥。

  「『大小姐』?她打給你?」

  「蔡欣亞打到我家,說大小姐的管家打給她、拜託她聯絡我,問我知不知道你去哪裡了,」這串話說出來連高筱屏自己都覺得拗口,「該不會你今天和大小姐有約吧?──你故意不接她們電話嗎?」

  話甫落,猛地平良伸出一隻手將她攔在牆邊。高筱屏嚇了一跳,正想著他竟有那麼醉,卻見平良的臉慢慢貼近,這時一個男子在旁高聲說:「這不是優嗎?」

  濃重的菸雲間,見不遠處有一群男女約莫二十人,前頭那人操著一口流利的日本語,正對他們招呼。

  平良用了好幾分鐘才稍微清醒過來,「後藤,這裡不是你的地盤吧。」

  「我只是經過這裡,」後藤晴介使了一個眼色,一旁的小弟當下遞出一根菸來,卻被平良輕輕推開。

  後藤一笑,不以為意,「怜美睡了嗎?我待會兒想去看看她。」

  「她說今晚你要替那個誰跑場子,好像再自然不過,」平良優說,「只是現在看來我沒猜錯,你的『地盤』絕大多是母的。」

  在場的高筱屏聽不懂日語,有些害怕,只是挨著平良。

  「優,回去睡一覺,」後藤晴介輕笑了起來,「明天我再去看你們,」兩旁的小弟微微朝兩人包上。

  「閃開。」

  「優──」

  話還未說出,平良已一拳揮在一個小弟的臉上,高筱屏失聲驚呼。不過對方知道他是後藤女友的親弟弟,不敢還手;怎知後藤也沒有發話,任由平良將那小弟就這麼揍了一頓。

  「優,你該好好睡一覺,」後藤見平良稍稍冷靜了,點了一根菸。對於他們角頭*(1)來說,只要沒用上傢伙,像這樣彼此往來幾個拳腳,只能算是打招呼的一種,「明天我會去看你們,你……」卻見這時平良猛地向他衝上來,左右下屬吃了一驚,忙不迭攔住,但優不依不饒,不片刻三人便扭打在一塊。

  優勢單力薄,不多時即被兩人壓制;恰好這時幾名高大的男子經過,卻正是克里斯和傑森。

  「嘿,這是怎麼了?不必這麼激動吧?」克里斯上前來,一派輕鬆地,眾人互看了半晌,後藤指示下屬放開平良。

  「明天我會去看怜美。」留下這句話,後藤沒再逗留,一夥人在菸霧瀰漫中離去。

  「優?你還好嗎,優?」

  克里斯拍了拍他的臉,只見一旁的高筱屏已嚇壞了。他的臉兀自發熱腫脹,花了一番工夫總算整理好被酒沖亂的思緒。

  「我得找個地方過夜。」

  他看著克里斯。聳了聳肩,當下克里斯決定帶他回他的私人別墅。

  高筱屏獨自回去了,乘著已然深潛的夜色。坐在客廳的牛皮沙發上,平良環視屋內簡約的陳設,那頭克里斯逕自東翻西找,總算找出幾件能派上用場的玩意。

  「雖然我不常住這裡,不過該有的用品都有,」克里斯拋了一塊小冰磚和毛巾,「你大約也不想走出去引人側目,不如先冰敷一下。」

  平良手腳俐落地接過,「家常便飯。」

  「你們原本就認識嗎?──對方好像也是日本人?」

  「算是我姊姊的男友吧,」很快地他就不是了,平良心想,「我滿不爽的,老實說,我大概沒辦法再對她隱瞞。」

  「你早就知道了嗎?」

  「我知道後藤一向喜歡新鮮感──我是指女人,」平良一隻手拿著冰磚敷臉,「無論如何,真相總是最讓人失望的。」他可沒醉到連後藤和身旁的女人親密互動都瞧偏了。

  「怜美小姐值得一個對感情更專一的男人。」

  克里斯這時遞了一杯飲料。平良卻聳聳肩,「這種男人並不是隨處都有。」

  「你眼前這個不就是嗎?」

  平良輕笑了起來,「那我就不曉得門口的那雙女鞋算不算是證明了。」

  「那是我老闆的親戚,老闆非常關心她,」克里斯優雅地坐在單人沙發,對於平良的觀察力並不感到意外,「恐怕並不是我能駕馭的女子。」

  「今晚我睡這裡就行了,不打擾你們好事,」平良拋下冰磚,一面伸展四肢躺了下來,「下回我請你喝幾杯,當作謝謝你的收留。」這話並不是客套,伊織和怜美若是見了他這副模樣,又得大驚小怪一番,今夜他也不用睡了。

  「你自便吧,我喝完這杯再睡──」

  克里斯話才說一半,卻聽樓上一個細微的女聲傳來:「克里斯?是克里斯嗎?」

  迷迷糊糊地,那瞬間平良還以為他人在凱許家的洋房,正如他第一次在她家見朵兒的當下,那種格格不入卻又奇異地恰到好處,一抹鮮明的身影映入他眼底。那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;在琴房中獨處的每一刻,他總有動不動就抓狂的衝動,只因為她怯懦的性子、微小如蚋的聲音,使她的一切充滿神秘,而他最排斥的就是不坦率──那也是為何過去總有幾個時刻,高筱屏相對能令他心動的原因。不過眼下他卻無法抑制笑意,因為他總算明白,當時在公司大廳朵兒與克里斯會面,他心底漫出的奇特感受,兀自發酵至今,他卻慣性忽略。

  從二樓走下來的朵兒面上滿是詫異,她看了看克里斯,轉而又用一對關心的眼兒望著他。過了許久她鼓起用氣開口對他說了些話,可是他沒有心思聽,只是忍不住笑容,用手掩起了自己的雙眼來。

  啊啊,他知道為什麼了。那些異樣,以及此刻面對她從另一個男人屋裡走出來,心底再一次地湧現那陌生又不自在的平衡,早已不僅僅是「在意她」那麼簡單了。

  恐怕自己已是太喜歡她了。想到這一節,他再無法忍住嘴角揚起的微笑。


-------------

註(1):地方上的聚落,常被引用做地方上的領袖人物或是黑社會老大。